您的位置:主頁 > 說說 > 正文

亞當·斯密在流淚 看清美國某些政客真面目

內容導讀: 原標題:亞當斯密在悄悄流淚(鐘聲)看清美國某些政客合則用、不合則棄的真面目 勞動生產力上最大的增進,以及運用勞動時所表現更大的熟練、技巧和判斷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結果。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在《國富論》開篇對分工的定義,奠定了自工業...

原標題:亞當·斯密在悄悄流淚(鐘聲)——看清美國某些政客“合則用、不合則棄”的真面目

“勞動生產力上最大的增進,以及運用勞動時所表現更大的熟練、技巧和判斷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結果。”“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在《國富論》開篇對“分工”的定義,奠定了自工業革命以來世界經濟學的基石。如同一些美國知名學者所言,如果說美國的發展是一個奇跡,那么奇跡的源泉之一就是這部著作。

對自由市場的追求,讓美國在形成全球大市場、國際大分工的歷史進程中脫穎而出;對公平競爭的堅持,向來是美國引以為傲的價值坐標。但時至今日,美國的一些政客似乎早已忘記了自己的來路,或者明明知道何為世界經濟發展的正途,卻為一己之私利不顧一切要擋住別人的路。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正在被華盛頓那雙“霸道的手”束縛。

亞當·斯密用制釘工人論證分工的意義,但在美國的一些政客那里,手握著錘子就看著什么都是釘子。美方情報官員頻頻炒作一些莫須有的在華經營風險,美國政府部門以“國家安全”名義對中國企業圍追堵截,甚至四處對盟友施壓企圖限制中國企業……開放自由理念不再,公平競爭價值不存,美方一些政客的種種異動,徹頭徹尾毀掉了自詡的“公平競爭捍衛者”形象。甚至連一些美國媒體都看不下去了。針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只要把信息交給中國共產黨就構成了風險”的荒謬言論,美國媒體犀利指出:美國政府拿不出任何證據證明其針對中國企業所謂“竊取美國公司技術、涉嫌間諜活動”的指控。相反,“棱鏡門”丑聞卻早已坐實了美國政府對公民的大規模竊聽行為。

華盛頓對中國高科技企業的“定點清除”式打壓,也是一面鏡子,它照出了一些美國政客的偽善:所謂的貿易自由主義就是對自己行自由,讓他人無路可走;所謂的公平競爭就是一切唯我獨尊。單邊主義盛行,高舉保護主義大棒,踐踏的正是自由與開放的信條。

立于全球產業鏈最高端,得益于國際分工最大受益者、世界貿易規則主要制定者、眾多跨國巨頭擁有者的優勢身份,美國早就在經濟全球化大潮中賺得盆滿缽滿。但是,自由市場公平競爭原則于一些美國政客而言,依舊是“合則用、不合則棄”的擺設。20世紀80年代讓日本打掉牙往肚里咽的“廣場協議”,以司法為武器圍獵法國能源公司阿爾斯通的“美國陷阱”……正所謂“古已有之,于今為烈”。只是,習慣了“零和博弈”的那些政客們有沒有想過:沒有了公平競爭,美國也會失去健康發展的未來。

如果美國先輩有知,看到今天的局勢定會失望:當一個國家的政策被零和對抗思維驅動,參與全球產業分工的基礎就蕩然無存了,它不再是全球秩序的維護者,而是麻煩制造者、風險醞釀者。指責“中國長期從事不公平貿易”、要求所謂“公平、對等”貿易,是對基本經貿常識的假裝無知;擺出一副“美國吃虧”狀,高呼“買美國貨、雇美國人”,只會對全球產業鏈作出一廂情愿的扭曲。在一個嵌入式發展的世界,企圖搞“脫鉤”,是違背經濟規律的政治任性,美國農民不會因此受益只會陷入困境,美國經濟不會“再次偉大”只會掉頭向下,美國資本市場不會蓬勃向上只會成為風險樣本……

貿易本該是互惠互利下的雙贏。我們不指望一些美國政客可以達到亞當·斯密《道德情操論》所言的“正義、仁慈、良心”,但成為《國富論》所講的“理性經濟人”,應是不難的選擇。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公平競爭、互利共贏的市場秩序愈發突顯其價值,最大的理性就是認識到公平競爭、合作共贏的意義與價值。美國經濟學家杰弗里·薩克斯最近發表文章,呼吁美國人清醒起來,承認“中國并不是(美國)經濟問題的源頭”。不知這樣的聲音,能不能讓那些執迷不悟的政客們有所醒悟?

編輯:

本文標簽: 亞當·斯密在流淚
相關閱讀
现在互联网搞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