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科技 > 正文

導演馮小剛赴湖南湘潭祭祖引發的文化思考

內容導讀: 文/陳杰人 10月19日,著名電影導演馮小剛到湖南湘潭縣尋找先父足跡并祭祖。這事在網上引發了一些爭議,并成為一起文化事件。 杰人觀察最早注意到此事,是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張有關湘潭縣高規格接待馮小剛的方案名單,一開始我認為,馮小剛不過就...

導演馮小剛赴湖南湘潭祭祖引發的文化思考

 

文/陳杰人

 

10月19日,著名電影導演馮小剛到湖南湘潭縣尋找先父足跡并祭祖。這事在網上引發了一些爭議,并成為一起文化事件。

 

“杰人觀察”最早注意到此事,是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張有關湘潭縣高規格接待馮小剛的方案名單,一開始我認為,馮小剛不過就是一位娛樂界人士,當地官員那么興師動眾地陪護,似有公共資源配置不當之嫌。但轉念一想,以馮小剛這么大的名氣和號召力,能夠到湘潭縣一走,毫無疑問能夠為家鄉帶來機會。湘潭縣領導層這么重視,不僅體現出對文化界的尊重,更是為了湘潭發展的考慮。所以他們這么做,值得肯定和支持。

 

也許很多人會不明白,馮小剛不是北京人嗎?怎么家鄉突然變成了湘潭?其實,這里有個歷史的小插曲。據知名歷史文化作家十年砍柴先生今天在他的微信公號“文史砍柴”的文章,馮小剛的父親馮孔修(后改名馮飛)是湘潭縣人,畢業于西南聯大后原本在北京當老師并娶妻生下馮小剛姐弟,上世紀中葉,因為那場文化悲劇,馮孔修被劃為“右派”,不得已離婚并獨自返回湘潭縣老家,把妻兒留在了北京。馮小剛自幼被母親灌輸“怨父”意識,直到這次決定返鄉,并在老家題字留言“尋找先父的足跡”,表明他在內心已經和父親和解。

 

我從另一渠道得到的消息是,馮小剛此番能夠返鄉,還和湖南衛視一位已經離職的前負責人有關,他和馮小剛相熟,便力促了此事。由此可見,在中國這個講求人際關系的社會,一段善緣的促成,往往需要巧妙的鋪墊或安排。

 

無論是人際關系還是先祖血脈使然,馮小剛此番回鄉探親祭祖,不僅具有經濟文化實踐層面的機會與意義,更折射出文化方面的諸多內涵。在“杰人觀察”看來,馮小剛探親,是當下中國傳統文化復興浪潮中一個值得觀察的文化斷面。

 

眾所周知,在很多操一口京腔的北京本地人圈子里,他們要么是胡同里長大,要么是大院中成長,要么是北平鄉下的土雞變鳳凰,反正各有各的來歷,但所有這些人都有一個表面的共同點,那就是自信滿滿的京腔,這種自信的程度,人們能夠從他罵人時那一個“操——”當中感受出來,越是自信,越能夠緩緩地把“CAO”的拼音念成“ci-ao”,并且是那種先輕后重,溫潤地起音,粗重地落下,還不忘帶著常常的拖音。

 

當然,“操”是一樣的“操”,但骨子里那些出身的不同,仍然把各類北京本地人歸為不同的類別。像馮小剛這樣的,就算是后天功成名就,風光無比,但因為父輩是從外地進京,所以多少總歸有根部缺失之感。對于他們而言,如何在日復一日的風光表象中尋找來時之路,則是一個人靜下來時常常無處可逃的思緒。

 

馮小剛此番能夠擯棄此前自幼接受的“怨父”情緒而踏上回鄉探親之旅,其最大的意義不僅在于他個人的“文化解放”——從字正腔圓的北京人回歸山水之間的湖南人,更在于他以自身行動,從某種程度上影響著無數城里人對血脈文化的追問和反思。

 

導演馮小剛赴湖南湘潭祭祖引發的文化思考

 

        在中國,別說是深圳這樣的新興移民城市,就算在諸如北京、上海、重慶這種有著自身文化傳承的大都市中,仍然有無數的市民,實際上隱隱約約斷了文化的根脈,他們生為市民,卻無時不在追問來時之路。他們在日常或風光或沒落的生計之余,于內心則有沉重的文化恐慌感和失落感。此番馮小剛回鄉探親,對于他自身而言最大意義當然是終于找到了堪稱“故鄉”的文化之根。

 

當然更重要的是,中國各大城市中還有無數的人,他們有著如同馮小剛一樣的血脈文化迷惑感,如何正本清源,馮小剛的回鄉之旅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啟發。

 

而對于目前正在日益凋敝的鄉下而言,馮小剛的回鄉之旅或許有更多借鑒意義。

 

僅以湘潭縣而言,這里本來是人文鼎盛之地,僅在近現代就誕生了眾多名人,比如毛澤東、彭德懷、齊白石、黎錦熙、楊小凱等。但即便曾經如此的輝煌,在城市化的浪潮中,彈丸之地的湘潭縣如何保護和傳承自己的文化,讓這個城市邊緣的鄉村之地可以再續輝煌,也是主政者和全體民眾深感不安的話題。

 

對于鄉村文明的重整,“杰人觀察”一直有一個主張,那就是重構“鄉紳文化”。現代中國雖然日益市場化、規則化,但幾千年來基于血緣紐帶建立起來的親尊關系和人情社會,終究是每個人內心或多或少認同的根本。而“鄉紳文化”的復蘇和重構,有助于在鄉土社會重樹典范、重塑志氣、重整秩序。

 

廣義上的“鄉紳文化”,不僅包括作息在鄉土上的賢達所引領的秩序,還包括地域名人所帶來的示范效應。“杰人觀察”能夠想象得到,馮小剛此生是不太可能回到父輩的故鄉久居乃至落根,但他如果能夠認同、關注和推介故鄉文化,那也是“鄉紳文化”的有機構成。

 

順著這個話題往更深之處探討,“杰人觀察”其實是趨向于反對中國采取單純的城鎮化特別是大城市化戰略。在我看來,中國的人口那么多,有且只有鄉村,才可能是10多億民眾最終踏實的所在。而現在的城鎮化發展策略,極大地抽空了鄉村,人為造就因人口積聚而帶來的嚴重城市病。倘若中國能夠真正重視鄉村的發展,包括給鄉村建設更好的基礎設施,完善醫療文化教育社保,以更低稅率鼓勵企業在縣鄉運營,那么中國的現代文明才算是完備的、可靠的。在這個過程中,倘若有更多的鄉賢在農村地區涌現,或從城市中返歸鄉村,一定會給鄉村文明帶來更多軟性的恒久力量。

 

從這個角度而言,馮小剛此番返鄉之旅雖然可能只是一次偶發的行為,但我卻愿意從中理解到更多有關中國人文的意蘊。

編輯:

相關閱讀
现在互联网搞什么最赚钱 股票每天几点开盘时 怎样买大小单双技巧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彩票 新疆体彩11选5一定牛 安徽快3 一定牛形态 每日股票推荐 博客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360期 龙虎和时时彩助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