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創業 > 正文

揭秘地鐵掃碼“創業者”:月入兩萬,掃1個賺兩三元

內容導讀: 這些請求掃碼的年輕人,真的是“創業者”嗎?掃碼關注后,他們究竟會做什么呢?這種在地鐵站或地鐵車廂內請人掃碼關注的行為,與以往的地鐵車廂內散發小廣告,性質是否一樣呢?...

“不好意思,打擾您一下,我在創業,希望您能掃碼關注我一下。”近日,李女士從軌道交通2號線南京東路站準備出站,沒想到短短50米的一段路,竟然先后被7個人攔下,請她掃一下“二維碼”。雖然她全都拒絕了,但她依然覺得,這種在地鐵站內攔人“掃碼”的行為,已經對乘客構成了一種“騷擾”。

揭秘地鐵掃碼“創業者”:月入兩萬,掃1個賺兩三元

地鐵內自稱創業者的求掃碼人

揭秘地鐵掃碼“創業者”:月入兩萬,掃1個賺兩三元

女子展示掃碼

李女士所遭遇的情況雖有些極端,卻并非個例,不少市民在地鐵站或地鐵車廂內,都遇到過“請求掃碼關注”的類似情況。

那么,這些請求掃碼的年輕人,真的是“創業者”嗎?掃碼關注后,他們究竟會做什么呢?這種在地鐵站或地鐵車廂內請人掃碼關注的行為,與以往的地鐵車廂內散發小廣告,性質是否一樣呢?

[乘客反映]

50米路遇到7名“掃碼者”

“我每天坐地鐵去上班,最近經常碰到自稱創業的人讓我掃二維碼加好友。”李女士在南京東路附近上班,以前也會偶爾遇到這種人,因為擔心個人信息泄露,她基本上都會婉拒這些人。

“但是這一陣子干這種事情的人越來越多了,我坐地鐵到南京東路站,準備從3號口出來,一段50米左右的路上,就被‘攔’下了7次,都是小年輕,每個人要么手上拿一個貼著二維碼的紙牌,要么拿著手機顯示一個二維碼。每個人都說自己是創業者,讓我掃碼,真是太煩了。現在我都懶得說話了,直接不搭理他們。”李女士說,在市中心人民廣場、南京東路附近的地鐵站上,這些人特別多,有時候在其他地鐵線路上也能遇到。

李女士的情況并非個例,許多市民都反映碰到過類似情況。

張先生說:“我在等地鐵時經常會碰到,她們拿著一個小紙板過來,說是自己創業,讓加個好友,支持一下。有一次,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創業者,就掃了一個小姑娘的,當時她還給了我一把小扇子做禮物。”

加了對方好友后,張先生發現,對方是一個微商,朋友圈的信息幾乎全是介紹產品的:“現在再也不會去掃了,擔心個人信息泄露。”

[“掃碼一族”]

求掃碼,可先掃碼再刪除

近日,晨報記者先后走訪了多條地鐵線路,發現在不同的時段,多條線路的地鐵站內均有這些掃碼者的身影,其中在非上下班高峰時段,數量尤其多。

前天下午3點,地鐵2號線南京東路站,記者碰到了一名自稱叫“露露”的創業者。

看到她時,她正手持一張帶有二維碼的小卡片,勸說一位等地鐵的乘客掃碼,在被拒絕后,她又快速轉向旁邊另外一位手持手機的乘客。在接連五次的推銷中,僅有一名乘客掃碼了。記者注意到,露露挑選的都是正在玩看手機的乘客。

當時,露露很快走向了記者。“您好,我正在創業,您能掃一下二維碼關注一下嗎?”記者詢問她這安全嗎?

她說:“這是我自己的賬號,您放心,我不會打擾您的,只是加個好友,您可以設置不讓我看您的朋友圈。掃完后,如果你怕不安全一會再把我刪了也行。”

看到記者沒有明顯拒絕的意思后,露露一直盯著記者的手機看,催促記者盡快關注。記者關注后,她很有禮貌地說了謝謝,便又去尋找下一個乘客了。

隨后,記者在地鐵站,又遇到了一位20多歲的小姑娘,拿著手機求掃碼關注。她的手機背面貼著一張二維碼讓記者掃碼。她說,她老板在自主創業,她是公司的職員,幫老板增加一下好友數量:“您可以關注一下他,他叫孟×,自己來上海白手起家,您可以看一下他朋友圈,了解一下他的故事。”

在她的再三催促下,記者加了其“老板”的號,她說了一聲“謝謝您的支持”后,馬上開始去尋找下一位乘客了。

[對話]

掃一個碼可賺2—3.5元

好友驗證通過以后,露露的第一條消息出現了。

“你好,我是露露,謝謝你對我的支持!今天在地鐵站我們遇到的。我之前經營服裝批發生意5年。因為傳統生意的下滑,不想被困住選擇重新開始,再一次創業也祝你好運。”

于是,記者開始和露露交談。交談中,記者了解到,露露其實并非“創業者”,而是某公司的“營養顧問”,工作就是找到潛在的消費者,向消費者推銷保健品及減肥產品。

“我自己有一家俱樂部,今天我是帶著兩個助理去掃碼的。她們大學畢業不敢開口,我就做給她們看,幫助她們突破自己的內心。”

交談過程中,露露一直向記者推薦自己的俱樂部,還發送了幾張圖片過來。從圖片上看,這家俱樂部分上下兩層,裝修精美,墻壁上貼著某營養品的廣告。

記者問,是否可以跟著她一起做“兼職”?

“當然可以,我能給你2塊錢一個碼,如果你能在最短時間內突破掃碼5000個,可以交給你我的號打理,我有三個號。”露露說,她們按照掃碼量給助理開工資,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目標都是自己定的,像我朋友圈分享的一個新朋友,今天第一天掃碼41個”。

除了露露,記者在地鐵被邀請掃碼關注的另外4位“創業者”,大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有的自稱是老板,有的稱是公司員工。加了好友之后,記者發現他們與露露的工作相似,都是推銷保健品、營養餐、營養品之類。

一位自稱“丁總”的“創業者”在聊天時透露,他干這行已經快一年了,他曾給不同的“老板”打過工,掃一個碼最高時能拿到3.5元,最少能拿到2元:“以前靠這個能賺到2萬元一個月,現在肯掃碼的人少了,而且地鐵也在抓,不好做了。”

[上海地鐵]

現有軌交管理條例暫無執法依據

對于這種掃碼推銷,市民們的看法各不相同。

晨報記者在地鐵里隨機咨詢了30名市民乘客,有23人明確表示不會掃碼,大都是擔心自己的姓名、電話號碼、照片等個人隱私遭泄露,或者擔心掃碼后會中病毒;有3人表示偶爾會掃碼關注,另有4人表示視心情而定。

一位姓何的男乘客表示:“看他們講話很客氣,有時候不好意思拒絕。”另一位曾掃碼關注過的王先生認為,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容易,看他們態度很好,也很有禮貌,不好意思拒絕他們:“至于信息安全方面嘛,要是他們跟我推銷東西,我就會拉黑他們,自己小心一些就好了。”

除了地鐵站臺,這類掃碼的“創業者”時常還會出現在地鐵車廂里,這種行為算不算擾亂軌道交通運營秩序呢?

在南京東路地鐵站,站臺工作人員表示,當她們發現掃碼人員后,都會第一時間勸離:“如果他們一直不肯離開地鐵站的話,那我們只能聯系警察,把他們交給警察處理。”

至于為什么這種現象屢禁不止,地鐵工作人員表示,“這些人和普通乘客的衣著打扮沒有區別,我們沒辦法阻止他們進站。如果乘客遇到這些人可以聯系地鐵工作人員,而且地鐵站和地鐵車廂內都會提醒不要輕信陌生人。”

上海地鐵相關負責人表示,“掃碼一族”有時候確實會騷擾乘客,而且他們的確接到過許多類似的投訴。但《上海市軌道交通管理條例》只對禁止散發小廣告進行明文規定,“掃碼”屬于新模式,目前執法人員已高度關注,發現之后會先行勸離。但在法律沒有明確之前,執法隊進行積極研討后已形成專項請示,向上級法律部門進行匯報,請上級主管部門予以明確后,再進行處罰。

編輯:

本文標簽: 創業掃碼
现在互联网搞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