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創業 > 正文

創業故事|誰還站在時代風口?

內容導讀: 2015年是創投圈風云變幻的一年:從上半年的大眾創業、萬眾投資到下半年的資本寒冬,仿佛是一夜之間,變天了而我,就在2015年從交大畢業,踏上了創業的旅程。 創業:一個并不艱難的決定 畢業就創業這件事,在很多人看來,仍然是個不夠理性的做法。但...

創業故事|誰還站在時代風口?

2015年是創投圈風云變幻的一年:從上半年的“大眾創業、萬眾投資”到下半年的“資本寒冬”,仿佛是一夜之間,變天了——而我,就在2015年從交大畢業,踏上了創業的旅程。

 

創業:一個并不艱難的決定

 

“畢業就創業”這件事,在很多人看來,仍然是個不夠理性的做法。但對我來說,并不算是個太艱難的決定,甚至在當時的我看來,是理所當然的選擇。

 

在大三時,我以聯合發起人的身份參與成立XJTU創業者協會,承辦校內首屆創業實踐大賽;大四上學期,我以“學長黃燜雞”團隊負責人身份,帶隊參加《創業家》雜志旗下i黑馬主辦的全國首屆校園黑馬大賽,代表陜西大學生入圍決賽,與當時代表北大的ofo一較高低……

 

彼時國內創業氛圍高漲,回過頭來看,仍然值得被稱作是“時代機遇”。

 

創業,對我來說,似乎并不是太陌生;但直接導致我畢業就創業的,大概是L君。

 

L君高我一級,是創業者協會的社員,因為社團的原因,我們很早就已經是朋友。大四上學期的一天,已經畢業的L君突然回學校來找我;那時候正是秋招,我正忙著準備阿里巴巴的面試。——大概也是老朋友回來敘舊,我心里這么想。

 

我們約在南門的冒菜館,L君見了我,一臉嚴肅地跟我說,今年萬達有一個大學生創業計劃,你要去參加——我這才知道,學管理的L君放棄了海爾的offer回老家銀川的萬達廣場開了個果汁店,一絲不茍地抓管理、抓細節,業績節節攀升,坐在我面前的已經是個畢業沒多久就月入10萬的小土豪了。

 

作為一個成就欲強,又順風順水、春風得意的人,加之L君的現身說法,我想無論如何也得試一試。

 

那是兩年前的一個夏日,校園里的梧桐樹被落日余暉灑滿,我在南門送別L君,心里暗暗想著以后的路——當時我并沒感覺到自己是做了一個決定,以為那不過是我人生中稀松平常的又一天。

 

試金石:20歲上央視!

 

創業是一場白刃戰,不管你獲得多少榮譽、有什么輝煌的過去,若是技不如人,也必落得被斬于馬下的下場。

 

我深知這一點,也絕不想背上“一時沖動而創業”,或是“紙上談兵佼佼者”這類卑劣稱號。因此,我需要一些證據,例如打一場漂亮的戰役,來證明自己的商業才能。

 

這個想法在心中只是暗流涌動,但機會不久就出現在我面前。

 

2015年5月,距離畢業還有不到兩個月時間,我埋頭于畢業設計和最后的考試之中,苦不堪言。

 

一天Z君說因為我之前幫忙,要請我吃飯。

 

Z君是西校區做量化投資的學弟,與我是在就業中心開設的暑期創業課上認識的。

 

記得創業課上一個來做分享的校友問:你們創業誰不缺資金,請舉手?

 

Z君舉起了全場唯一一只不合時宜的手——我就這樣記住他了,當然不是因為“不缺錢”的原因,而是喜歡出頭的,總會是些有趣的人。

 

Z君雖是請我吃飯,但臉上掛著一股子不開心。

 

我也不避諱什么,問他是遇到什么煩心事了,他說:

 

下周六我們要去北京發布第一支私募基金產品,我很擔心募不夠1000萬,那樣我們就前功盡棄了,現在還有一周時間,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私募基金不同于其他產品,是典型的低頻、小眾、高門檻產品,100萬起投,且只能針對特定人群募集,不能做任何公開推廣和傳播;再加上只有一周就要開發布會,即便要做推廣,留給策劃和執行的時間也很有限,對于一個沒有任何資源的學生團隊來說,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幾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

 

那段日子我正在研究公關傳播,腦子里飛滿了各色營銷案例,聽完他的描述,我脫口而出:“這個簡單,我來幫你!”

 

30秒,這是策劃所花的時間。

 

公關里面有一種策略叫做‘狙擊策略’,你聽過嗎?一個實力強勁的小品牌想要快速達到與行業領導品牌接近的聲量,最快的方式,就是對行業領導品牌進行品牌狙擊,這是被反復驗證的策略;

 

私募基金不允許公開推廣,我們沒辦法對產品品牌使用狙擊策略,但我們可以對個人品牌使用狙擊策略;

 

超級課程表的CEO余佳文,在90后創業者里他是名氣最大的;禮物說的CEO溫城輝,自稱‘90后馬云’;他們是名氣和實力兼具的90后創業者,狙擊他們是最好的選擇;

 

包下一個報紙版面,向他們發下挑戰書,再用一篇文章解釋為什么這么做,引流到發布會,只要這篇文章傳播起來,這件事就成了。

 

 

今天再回想那30秒說過的話,并不覺得多么慷慨激昂——甚至這個策略本身,在后來也不斷被質疑。

 

但那時候,兩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摩拳擦掌,相信我們就要做成一件大事:他相信自己比余佳文和溫城輝更強,我相信我可以讓這件事情傳播起來,幫助他們募得足夠的資金。

 

就這樣,Z君痛快地贊同了我的方案,我則全權包攬了所有的文案寫作和媒介傳播。

 

最終,我在新京報登報發出了挑戰書,《我為什么挑戰余佳文和溫城輝》在北京創投圈傳播開來,央視也因此注意到了Z君,邀請他上央視現場挑戰;而發布會也吸引到了數倍的高凈值人群參加,最終募得3140萬元,遠遠高出了Z君的預期。

 

“大丈夫生于亂世,當執三尺劍立不世之功”,Z君就像他的偶像霍去病一樣,20歲就完成了封神之戰,被譽為“中國金融界的一匹黑馬”;而我,也在內心里完成了對自己商業能力的認可,放心大膽地創業去了。

 

獨立創業:我知道的都是錯的?

 

幫Z君打完成名之戰后,我也順利畢業,進入新的征程。

 

2015年注定是個多事之秋。雖然聽從L君的建議,我申請了萬達的大學生創業計劃并且成功入選,但項目的啟動卻是在年底,而且我可以選擇做個“甩手掌柜”,這讓我開始考慮再做點什么。

 

那時上門服務市場非常瘋狂,上門理發、上門做飯、上門按摩,項目與資本都如同潮水一般涌進市場中;對于這些項目,我大多是鄙夷和不屑:低頻、低客單價、低效率,如何能活得下去呢?

 

但越是看到不靠譜的項目獲得大把的投資,就越是覺得自己可以拿更多錢——現在看來,這當然是非常不成熟的表現,一是說明自己沒有真正花過什么大錢,二是說明自己潛意識里也把融資與創業成功畫上了等號。

 

在不成熟的心智推動下,我終于也決定投身到一個O2O項目里:上門催乳。

 

決定做這個項目是經過縝密分析的,我認為催乳在女性產后的一段時間里是高頻、剛需、高客單價的痛點需求,最重要的是催乳天然就是上門服務的,我只需要用互聯網行業的方法將它標準化、透明化,打通信息差就足夠了,無需像其他上門服務品牌一樣通過補貼來教育市場,幾乎就是一個完美的生意。

 

今天回過頭來看,我也仍然認為上門催乳是有機會的,只是頻次并沒有我想得那么高,算是個低頻、剛需、高客單的小生意。

 

確立了想法后,我開始組建團隊。

 

幾經波折,我找到了在美容行業多年的H君做我的合伙人,業務范圍也隨之拓展為產后修復。

 

H君做企業咨詢多年,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論。但在當時自己眼中,那些大多屬于“傳統行業的舊方法”,是要被革新的對象。

 

例如當時H君花了許多功夫進行了一番市場調研,而我卻很不以為然:商業創新,是能被調研出來的嗎?——當然,今天我明白那完全是自己知識的局限和慣于拍腦袋做決策的行為模式使然。

 

這個項目以近百萬的虧損告終,死于我們一直擔心的癥結:無法跑通的財務模型和居高不下的獲客成本。

 

——這是我個人的大潰敗:我主導了線上產品的設計,卻發現產后的媽媽們完全不會使用;我主導了線上的推廣,卻發現造起的聲勢帶不來任何轉化;萬達的店面也因為我“甩手經營”而舉步維艱。

 

這次失敗如此徹底,以至于擊碎了我的心理底線,加之創業期間過度透支體力,我病倒了。黯然之下,我離開西安,開始著力完善自己的創業方法論和營銷知識體系。

 

休養生息,備戰待敵。

 

反思:誰笑到最后?

 

我究竟敗在哪里?

 

離開西安后,我開始大量地學習和閱讀,跟更多創業者和成功企業家接觸,最終發現:原來喧囂之下,我是那個浮躁之人。

 

從創業價值觀開始,我就輸了:用心經營、踏實苦干這些詞在我腦海中并不經常出現;我總是在捕捉機會、想從時代的機遇中套利——懷著投機的心創業,怎么能有所成呢?

 

從創業方法上看,則輸得更徹底:我的長項顯現在趨勢判斷和品牌營銷,我以為這就是商業的全部;殊不知從0到1的過程,更重要的是潛心研究市場和消費者——而這些,其實30年前就已經寫進現代企業管理的經典書籍中。

 

當然,若是不經歷,開卷也無益——親身創業的幾年經歷,大大提高了我在商業上的領悟力,幫助我快速搭建了更宏大的知識體系并匡正了我的價值觀。

 

年少成名的Z君,背后是數年的苦心鉆研,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有把握一擊必中;月入10萬的L君,背后是把細節做到極致的專注;H君,如今則開起了西安最潮的spa店,背后也是緊跟時代的態度。

 

我終于認識到,圍繞用戶深耕長期價值,是創業的不二法門;快速學習、快速驗證是創業者的核心能力。——而更為重要的,是以成熟的心智和價值觀面對創業,如此,才能不冒進、不迷失,腳踏實地地向前走。

 

這些就是我現在努力的方向。

 

喧囂之后,還站在時代風口的,必是把根深深扎下的人。

編輯:

本文標簽: 創業故事時代風口
现在互联网搞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