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創業 > 正文

河南網:青年創業 賺錢一定要快

內容導讀: 上高中的時候,物理書里(應該是高一第一冊),有個重要的概念,逃逸速度(Escape Velocity),又叫做第二宇宙速度(Second Cosmic Velocity)。這個概念太迷人了,讓我無法不浮想聯翩,直到今天(以及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它都是我最喜歡的概念之一。 運用...

河南網:青年創業 賺錢一定要快

    上高中的時候,物理書里(應該是高一第一冊),有個重要的概念,“逃逸速度”(Escape Velocity),又叫做第二宇宙速度(Second Cosmic Velocity)。這個概念太迷人了,讓我無法不浮想聯翩,直到今天(以及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它都是我最喜歡的概念之一。

  運用之前對速度、加速度、動能、勢能、圓周率等等這些基礎概念,我們可以清楚地計算出第一宇宙速度是 7.9 km/s —— 用這個起始速度發射,航天器可以環繞地球飛行;若是起始速度超過 11.2 km/s,即超過第二宇宙速度,那么航天器可以擺脫地球引力的束縛,飛離地球…… 第三宇宙速度,16.7 km/s,可以讓航天器飛離太陽系,第四宇宙速度,大約應該是 52.5 km/s,能飛離銀河系……

  上學的時候,我的書看起來一直都是新的,因為我習慣了開學拿回來新書之后,先把每一章的概念囫圇吞棗地死記硬背下來,而后就把書扔在那里,偶爾聽聽課,偶爾跟著做做題就完事兒了 —— 如此看來,學校實在是太好混了。那時候,我看同學們拿回新書第一件事兒是給它包個書皮就覺得好笑,也很自得,因為覺得自己暗藏了一門保護書籍的秘籍。

  可這一次我實在忍不住了,看著那幾個數字就覺得神奇,忍不住一定要搞明白整個計算過程;幾天時間不知不覺就一晃而過,我已經把整本書徹底翻完。那應該是我人生第一次“高速學習”的經歷,雖然囫圇吞棗,但也感覺一路披荊斬棘。這次的學習過程成就感太強 —— 恍然間覺得自己的“保護書籍”的方法論,其實一直一來就使得我的學習速度超越了“第一宇宙速度”,而這一次的高密度學習過程,讓我感受到了“逃逸速度”……

  那時候,小朋友們還不知道有“腦洞大開”這么個說法,身邊真的沒有誰可以交流這個神奇的過程與奇妙的感受。嘗試著跟同桌說了一回,發現再說下去有被仇恨的危險,于是就閉嘴了。

  過了好多好多年,看到周星馳在《功夫》里有這么一句臺詞:“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 真心不覺得這話裝逼搗蛋,知道確實是那么個理兒。

  我很早就想辦法賺錢,而且也確實能想到辦法。還在大三的時候,在報紙上看到長春火車站附近有個新建但尚未完工的華正批發市場正在招商,我就跑去找華正的總經理,說,我可以回老家幫你們招商,你們給我多少提成呢?那個身材高大的女經理愣了一下,說,你年紀這么小,行嗎?不過,要是你能做到,我們簽個合同,給你 10% 的提成。拿著合同我就請假回老家延吉了,借錢在延邊日報上發了個廣告,然后在市內最好的賓館里租了個房間,開始“招商”。一周前后的時間里,我賣了二十多萬,拿到兩萬多提成,我沒要現金,換了個位置不錯的小柜臺出來 —— 那是1994 年。羅永浩同學當時輟學在家,見證了整個過程,好像那報紙上的廣告就是他跑去找了個人發的。

  那時候我就跟朋友說,賺錢一定要快,不是因為我們貪,是因為我們懂道理,物理書上說的,想要擺脫地心引力飛出去,得超過第二宇宙速度…… 我賺錢的速度一直很快,幫華正批發市場招商,讓我第一次賺到了“萬元”以上級別的錢,還是在前后十天之內;后來做過很多事情,也都很多也都很快……

  雖然這個類比倒是不錯,可實際上,賺錢速度要多快才能達到“第二宇宙速度”是沒辦法像物理書里那樣有公式可以計算出來的。而且,事實上,財務上的“重力加速度”遠遠超出一個年輕人的想象。

  1997年前后的時候,我已經賺到百萬級別的現金 —— 那時候我已經是金鷹板卡的東北區總代…… 可一場突如其來的事件,在接下來的兩三年里,讓我的積蓄迅速歸零 —— 我父親病倒了。這個過程中,我對醫療商業化這個政策有了深刻的理解,也見證了很多人真的在生了病之后因為沒錢治療而不得不回家等死…… 到了2000年前后,我已經徹底“青皮”(東北話,一無所有、身無分文的意思),于是只好想辦法去找一份高收入切穩定的“工作” —— 后來去了新東方呆了七年,那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打工的經歷。

  其實,在1995年的時候,我遇到過另一場“災難” —— 我們幾個朋友在華正經營服裝批發賺來的錢“消失”了。因為涉及到朋友,這事兒即便是在今天,我也不愿意公開說出細節,反正結果就是十來萬塊錢消失了…… 一年多白干。不僅白干,還有負債。這直接導致了大學畢業之后的我不可能去“找個工作”。那時候在銀行工作,每個月的工資也不過幾百塊錢,靠那點薪水,我一輩子都別想還清債務。壓力是可以轉換為動力的,沒有這些壓力,我可能真的去找工作了,可有了這種壓力,找工作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只好想辦法去做生意 —— 那時候人們不用“創業”這個詞 —— 輾轉了幾下,跑去沈陽的三好街,從賣光盤開始……

  父親病倒之后,我賣掉了在沈陽三好街的柜臺、檔口和公司,回老家。在那三年里,我在延吉開過電腦公司,辦過網吧……反正就是想辦法賺錢,心里想著,這都不是我的錯,這是“自然災害”、“不可抗力”而已。最終,我還是有辦法比別人更快地賺錢。我在網上讀到一篇英文文章,一晚上弄明白了如何搭建無盤網(RPL、PXE 現在已經是沒幾個人知道的概念了),搭建一個網吧的成本比別人低出一大塊,于是利潤當然高了一大塊…… 可好景不長,先是遇到一個叫鄒連軍的騙子(人被騙之后是不好意思告訴別人詳細的受騙過程的),再后來遇到一個趙姓的警察,禁止我再搭建無盤網,原因不詳。我再次徹底歸零,并再次負債。這是1999年年底……

  所以,在新東方的七年,是我安心休整的七年。無論在新東方我遇到過多少惡心事兒,我都一直感激我的前老板俞敏洪,因為那點事兒跟我在外面遇到的比起來真的“屁都不是”。新東方雖然課酬很高(相對于整個培訓行業),但對我來說是不夠的,于是我開始琢磨不受“重力加速度”限制的事情 —— 寫書。如果不是在新東方那樣的環境里,我是萬萬不可能做到的…… 再后面的事兒,我的長期讀者都知道,因為差不多從 2002 年開始,我算是在網上完全公開工作的 —— 雖然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我從來不在網上講述自己的個人生活。

  所以,形象點地講,賺錢慢是一種罪,原罪。因為財務上的“重力加速度”相對來看太狠了,大多數人不知道而已;你賺錢少,你賺錢慢,你就永遠“飛不起來”,更別提“飛出去”了…… 有一年崔健發了首歌,最后一句歌詞是“我飛不起來了”,聽到那句的時候,我的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

  財務上的“重力加速度”,林林總總包括很多,主要包括:

  •   無繼承資產

  •   債務與利息

  •   欺騙與背叛

  •   間或一定發生的災難

  •   稅務與保險

  •   必需品開支

  航天飛行器怎么飛起來的呢?科學家們要考慮的是這么幾件事情,航天飛行器的重量、起始的速度、可攜帶的燃料數量 —— 要命的是燃料箱本身也有重量…… 所以,科學家們想出來的辦法是,飛到一定高度之后,把一節燃料箱丟棄掉(jettison),降低飛行器的重量;再飛高一段距離只后,還要再丟掉另外一節燃料箱……

  這是個多么有啟發的方法論啊!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沒買車 —— 車價便宜下來是這幾年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從一開始就決定不買房,因為在我眼里,房價太高其實并不是重點,重點在于它是個財務上的“重力加速度” —— 還帶著很高額的利息,買一個房,要還二十年,這事兒我想想就頭疼。我花很多錢買書,在新東方的那些年里,我基本上每個月要花至少 1000 美元在 Amazon 上買書,我的信用卡額度就是靠這么一項消費逐步提高的,我覺得知識是有能量的,且不受“重力加速度”的限制。只要有閑錢,那個時期里 —— 我有一點閑錢真不容易啊 —— 我就想辦法挪到香港,買美股。在我眼里,那個時候中國人買美股,幾乎是“失重”的賺錢方式……

  2005年底的時候,父親去世。我母親好幾天沒說話。有一天吃早飯的時候,她突然說了一句,笑來,你現在自由了。我說,嗯,我知道。沒有了醫院的敲詐,我一下子就財務自由了,這是事實。于是,我準備了一段時間,2007年夏天從新東方辭職了 —— 就是在那年的春節前后,我開始寫《把時間當作朋友》,那年我 35 歲。離開新東方的時候,我已經學會了創作,學會了理財,對如何創造“睡后收入”有了深刻的認識。

  那之后的幾年里,我一直“不務正業” —— 開了一家留學咨詢公司,衣食無憂的情況下,只能“不務正業”,一會兒試試這個,一會搞搞那個,在 twitter 上,朱峰對我的評價是,一般來說,笑來老師不務正業的時候是最靠譜的…… 為什么我要這樣做呢?很簡單,我在財務上突破了“第一宇宙速度”,我的賺錢速度已經穩定地、必然地超過了財務上的“重力加速度”,我已經處于“失重”狀態。直到 2011 年年初,我撞見了一個神奇的東西,你懂的。

  到了今天,我常常與創業公司的創始人聊天,如果一定要讓我分享什么有用的經驗的話,我就會告訴他們,

  賺錢一定要快,要快到超越“第二宇宙速度”,不然你飛不出去。

  當然,很多的人根本飛不起來…… 因為他們好像認為賺錢是很 low 的事情,他們不好意思賺錢,他們也不敢賺錢,甚至公開鄙視那些拼命賺錢或者賺到很多錢的人。與他們溝通過之后會發現,這些人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財務上的“重力加速度”的存在,他們誤以為自己活在真空里,他們覺得自己雖然也想飛,但飛不起來才是正常的結果…… 可奇怪的是,他們也一樣想賺錢,一樣想賺很多錢,一樣想很快地賺很多錢,但就是不愿意承認,也不愿意告訴別人,直接或間接的結果就是進入一種“自欺欺人”的狀態 —— 要知道我們的大腦是不會對自己撒謊的,你要一定對它撒謊,它的策略就是相信那個謊言,直到那個謊言變成事實。

  別看我現在說起來頭頭是道,每次在關鍵的時候,自己都是靠不斷掙扎才能走到本質,才能走到樸素的境界;而在這過程中,也常常被帶歪,或者自己給自己下絆,經常要在鼻青臉腫之后反思,而后反復恍然大悟同一個簡單的道理。多次之后,我終于明白,樸素其實是需要實力去磨煉的。

  絕大多數人不喜歡用樸素的陳述。可一切不足夠樸素的陳述都有誘導“自欺欺人”的傾向。比如,商業計劃,這個簡單的概念,它究竟是什么呢?最樸素的描述是這樣的:

  你的商業計劃就是你的賺錢計劃。

  改變世界、情懷、顛覆…… 等等這些陳述都是不足夠樸素的。你可以去改變世界,以商業或者非商業的方式,你可以擁有情懷或者去顛覆點什么,但不一定非要用商業的方式。既然是商業,就必須賺錢,做企業不賺錢是弱智和缺德的。賺錢也可以改變世界,賺錢也可以有情懷,賺錢也可以顛覆 —— 但既然是商業,為什么不樸素地把賺錢放在第一位呢?

  訓練投資經理的時候,我會扔給他一百多份商業計劃,告訴他,先看,覺得哪個好,就挑出來,寫寫筆記,寫清楚為什么好?

  一個月后,我會去問他,看完了嗎?他說,看完了;然后我才會告訴他衡量商業計劃的核心標準。

  既然商業計劃就是賺錢計劃,這樣樸素的描述,使得衡量商業計劃的標準特別簡單:

  •   你可能賺到多少錢?

  •   你最快多久可能賺到那么多錢?

  注意措辭:是“可能”,不是必然,不是必須。另外,快不是一個單獨的變量,數量和速度放在一起才有意義。

  然后我再問他,

  之前看的時候,是不是很多商業計劃你覺得很好?是不是有一些令你覺得驚訝?令你覺得震驚?甚至令你覺得自卑?

  所有的答案當然是點頭。然后我會接著告訴他,

  那些都是幻覺。只要我們所使用的定義與陳述足夠樸素,你就能反應過來那些都是幻覺。這些 BP 全都是垃圾,即便其中的一些已經拿到了 VC 的投資(那根本不說明問題)—— 不能很快地賺到很多錢的商業計劃就是垃圾。

  尤其是那些伸手向投資人要錢,卻根本搞不清楚自己能賺到多少錢,更不知道究竟能多快賺到那些錢的家伙,根本就是耍流氓。投資人很冷靜,要的是“可能”(可能的意思是說,也可能失敗),結果,這幫人完全沒概念,那怎么玩下去啊?

  嗯,好了,咱可以進入下一階段了……

  下一階段是什么呢?我會給他們講我自己過去創業也好投資也罷,過程中犯的那些錯誤,總結起來最終都是一樣的:

  那時候自己太笨,乃至于在創業、投資的時候竟然沒有把賺錢的數量和速度放在第一位…… 愧對投資人不說,更愧對的是自己啊!

  說了這么多,也差不多了。

  不過,問題在于,若是我樸素地告訴你,我獲得經濟自由的方法很簡單:就是靠樸素的思考、樸素的行動、樸素的方法論 —— 不樸素的東西我也真的不會 —— 你真的相信嗎?或者說, 你真的敢相信嗎?

編輯:

相關閱讀
现在互联网搞什么最赚钱